澳东南部植被难应对全球变暖 维新州成敏感区

2017-11-05 19:04:26

  据《时代报》报导,这一地图由挪威和英国科学家在经过14年的卫星观测后而制作,目前已经在《自然》杂志上发表地图显示,澳洲东南部的大部分地区很难应对由全球气候变暖在空气温度、水供应和云层方面所带来的变化   处于大分水岭(Great Dividing Range)内陆山坡的澳洲东部庄稼地、草地和林地将会受到最大的影响这些地区的年降雨量处于700至1000毫升之间   维州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战略经济研究所(Institute of Strategic Economic Studies)的琼斯(Roger Jones)教授表示,“上述地区处于澳洲农业最富有成效的区域之一如果情况恶化,它们有可能会成为最有风险的区域”   恰当的应对措施在一定程度上会限制潜在的损失“但是,这也成为了生产力普遍亏损可能会快速发生的潜在启示,”琼斯教授提醒道   位于Murray Darling Basin的植被区在干旱和潮湿周期之间剧烈变化“干湿波动似乎愈演愈烈,”雪梨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的气候科学家休特(Alfredo Huete)博士说,“这意味着,在未来,水与作物管理会面临重大挑战”   博士还补充说,相比之下,维州的植被将不会遭遇来自明显水平的生态压力   在澳洲附近,印尼的关键热带森林地区也表现出高水平的脆弱性   除了上述区域,对气候变化较为敏感的全球其它地区还包括:北极苔原、广袤的北方森林带、大片热带雨林、世界各地的高山地区、特定区域的草原区以及位于南美洲东部的卡丁加森林(Caatinga forest)   在一般情况下,草原地区被认为是在水资源供应变化下最为敏感的区域,而高山地区表现出对温度存在强烈的反应高纬度地区的苔原则分别对温度和云层的变化较为敏感   休特博士透露,气候多变以及全球变暖所带来的极端事件增长对于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存在着显著的影响“但是,确定生态敏感地区已经很难做到”   琼斯教授还补充称,在最新的研究中,悬而未决的问题包括:相比经历较少集约化经营的自然区域,农田所观察到的多大敏感度变化是通过耕作而得到控制   “对于监测植被应对气候长期变化来说,